登录| 注册
首页 > 政策导航 > 教育部

中国教育的时代先声

2018年12月07日 13:48来源:中国教育报

中国教育的时代先声

——庆祝改革开放40年系列述评·优先发展篇

“我们的人民热爱生活,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2012年的那个初冬,刚刚当选中共中央总书记的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同中外记者见面会上,谈到人民期盼时首先提到了教育。

2018年9月10日,第34个教师节当天,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入决胜阶段党中央召开的第一次全国教育大会上,将教育明确定位为“国之大计、党之大计”,深刻指出,教育是民族振兴、社会进步的重要基石,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德政工程,对提高人民综合素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增强中华民族创新创造活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具有决定性意义。

历史长河中的每一个脚印,或深或浅,或许只有认真走过的人,回头望去,才能体会彼时那一步的迈出何其珍贵。发轫于40年前的那场改革开放,开启了亿万国人理想和信念的宏大叙事,也在或深或浅的变革中,逐步找寻到教育之于个体成长、民族复兴的尊严与真谛。

历史不会忘记这两个时刻,2001年1月1日,我们向全世界庄严宣布:中国实现了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的战略目标!当人类社会迈进21世纪第二个10年,2011年11月,我们用事实向世界宣告:中国全面完成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扫除青壮年文盲的战略任务!

历史不会忘记这两个巨变:经过中国政府和人民艰苦卓绝的不懈努力,中国实现了从一个人口大国向教育大国、人力资源大国的历史性跨越,义务教育百年梦圆!从全面普及到公平均衡,从西部农村率先免费到全国城乡全面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义务教育免费,1亿多名适龄儿童少年上学免费成为现实,中国创造奇迹!

在落实教育优先发展战略、加快教育现代化、加快建设教育强国的时代征程上,当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时,当我们肩负着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对“教育第一”的执着追求走向新时代时,回望过往岁月征程,优先发展,无疑是改革开放开启的这个宏伟时代的教育先声。

破冰:发展理念的深层次变革

中国是带着历史的重负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的。

改革开放破冰之始,老百姓的日子不怎么好过。刚刚从百孔千疮中恢复过来的国家,不仅要快马加鞭搞建设,还要以不到美国GDP(国内生产总值)总量1/20的收入养活超过当时美国10倍的人口。

“一定程度上说,国家的改革开放始自教育领域。”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杨银付如此判断。

1977年,恢复工作后的邓小平自告奋勇抓教育和科技,首先选择以推翻“两个估计”为拨乱反正和解放思想的突破口。1977年,恢复已经中断了10年的高等学校统一考试招生制度,在全社会重新树立了尊重知识、重视教育的风气,向外派遣留学生也随之恢复。仿佛一夕之间,学校教育迅速摆脱混乱局面,走上了正常的轨道。

“现在看来,同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科学技术和教育整整落后了20年。……抓科技必须同时抓教育。从小学抓起,一直到中学、大学。”作为这一时期教育方针和教育改革方向的奠定者,1977年5月,邓小平关于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著名讲话,在很大程度上确立了新时期教育的发展方向和基本价值。

不可否认,1978年5月开始的关于真理标准的讨论,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这两个重要历史事件,极大地解放了教育界。一场关于“教育本质与职能”的论争一直持续到上世纪90年代,而其最重要的影响就是逐步促成了“教育既服务上层建筑,又服务生产力”“教育既促进社会发展,又促进人的发展”这些基本共识。

邓小平曾指出,“我们要千方百计,在别的方面忍耐一些,甚至牺牲一点速度,把教育问题解决好”。而这一认识,在1980年党的十一届五中全会文件中有着鲜明的印记:“既要确定适合国民经济发展需要的经济体制,又要确定适合国民经济发展需要的教育计划和教育体制。”“发展经济,必须发展教育。搞‘四化’离不开科学技术人才、经济管理人才和其他各方面人才,而培养人才,就要靠教育。”

如果说,党的十二大首次将教育确定为今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重点之一,是当年邓小平把教育发展和改革纳入改革开放与现代化建设总体设计之中的集中体现,那么1985年5月颁布的《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无疑是新时期教育的真正起点。

如今看来,《决定》提出的“教育必须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社会主义建设必须依靠教育”这一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政治路线相一致的新的教育方针,不仅是一个巨大的历史进步,而且在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决定着教育优先发展的方向和路径,让教育优先发展成为历届党代会的核心教育关键词。

在教育改革披荆斩棘的征途中,到20世纪90年代初,中国的老百姓仍面临短缺经济带来的多重担忧,但更多是对未来不确定性的焦虑。

在这种焦虑中,1993年出台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明确提出“把教育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字字千钧! 短短14个字的表述,得来却那般不易。据当时参与《纲要》起草的工作人员回忆,在提“把教育摆在重要发展的战略位置”还是“把教育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位置”时,研讨小组内部就有不同看法。及至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时,就有教育界以外的人士提出异议:“把教育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位置,那其他领域怎么办,要不要优先发展?”

从“重要”到“优先”,两字之差,意义非凡。

国家统计局1992年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1992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排在当年世界100名以后。虽经过多年改革开放,整体仍很落后,亟待把教育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以促进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将巨大的人口负担转变为人力资源优势。

于是,从1988年5月起,中共中央便决定研究起草一份有关教育改革和发展的纲领性文件——《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以确保将教育优先发展这一战略决策落到实处。5年后正式出台的《纲要》,成为适应20世纪90年代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和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要求的一个纲领性教育文件。

所以,到1995年举行的全国科技大会提出“实施科教兴国战略”时,一切是如此水到渠成。1998年3月19日,九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刚落下帷幕,“科教兴国是本届政府最大的任务”“中央已经决定成立国家科技教育工作领导小组……我们有决心进一步把科教兴国方针贯彻到底”的路径便强势进入公众视野。

而今,言犹在耳,20年光阴倏忽而逝,科教兴国早已跨越时空,成为可以影响乃至决定中国未来前途与命运的重大决策。

正因为科教兴国战略的实施,中国在不到三分之一的世纪中基本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了青壮年文盲。到2017年,我国学前教育毛入园率达到79.6%,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93.8%,高中阶段毛入学率88.3%,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45.7%。

“中国将坚定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始终把教育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位置,不断扩大投入,努力发展全民教育、终身教育,建设学习型社会,努力让每个孩子享有受教育的机会,努力让13亿人民享有更好更公平的教育,获得发展自身、奉献社会、造福人民的能力。”2013年9月2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联合国“教育第一”全球倡议行动一周年纪念活动上,作为大国首脑,向世界作出了教育优先发展的庄严宣誓。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