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EDG夺冠全网沸腾,但电竞不只有光鲜

2021年11月09日来源:光明日报

文 | 常莹

这个周末有两件事在朋友圈刷屏,一是北方降温下雪,另一个是EDG夺冠。中国EDG以3比2战胜韩国DK,问鼎英雄联盟S11冠军。

与夺冠相对应的是,大学宿舍里传来为夺冠庆祝的欢呼呐喊、直播中整齐划一的加油口号……这些热闹的光景从社交媒体上蔓延到圈外,让人忍不住围观这场赛事的狂欢。不再只是公众认知中的“玩玩游戏而已”,电竞产业从最初的被误解,如今也已经发展成为年轻人心中特殊的文化符号。

刷爆屏的顶流话题和巨额奖金,让人们再次将视线聚焦在电竞人才身上。一份名为《2021电竞领域中高端人才就业大数据报告》显示,2021年1-8月电竞领域中高端人才平均年薪为21.6万元,仅次于以高薪著称的金融行业(23.38万元)。然而,出圈的电竞人才,多数是一流的电竞比赛选手,他们的奖金、光环往往成为人们认识电竞从业者的初始标签。除了顶尖选手外,电竞从业者平均高薪吗,他们的生存状态如何?首届电竞专业学生毕业后,第一批吃螃蟹的他们还好吗?

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游戏产业收入2786亿元,海外收入首次破千亿,电竞人才需求庞大。不少高校纷纷开设了电竞相关专业。2016年9月教育部发出通知,要求高校应在体育类项目中增加“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

今年首届电竞专业的毕业生毕业了,据了解他们中的大多数“不愁去处。”今年6月,南京传媒学院电竞学院首届电竞专业学生毕业,到目前为止就业率达94.5%,有62%的学生从事了电竞相关工作,去向包括电竞俱乐部、游戏制作公司、赛事运营公司等。

不仅是南京传媒学院,不少开设电竞专业的高校,都存在着该专业毕业生供不应求的现状。如此高的就业率正是电竞行业亟需专业化人才的佐证。早前有媒体报道称中国电竞行业人才缺口有50万之巨的数据。然而,一大现实是,目前各大院校在电竞师资、学科建设等方面仍存在短板。

电竞行业的低门槛与表面的光鲜,让许多人视电竞行业为淘金热土。除了电竞专业“正规军”、带着比赛光环的顶流选手们,其他从业者的境遇如何?

近日一篇报道显示,主流游戏的选手们工资收入普遍较高。而冷门的游戏的选手工资则较低,最低的月薪甚至到1500元。而据人社部2019年发布的《新职业——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中也有提及。该报告显示,电竞从业者收入能够高于平均薪资水平2倍的人,仅仅只占16%以上,还有40%的从业者收入低于当地平均薪资。

这似乎与获奖选手的巨额奖金形成两极观感,一面是光环,一面是温饱线上的坚持。还需要明确的是,电竞人才不等于电竞职业选手,除了比赛的台前,更多的幕后工作需要大量的人来承担。电竞行业的就业机会和职业通道相对多元。据统计,电子竞技产业已经实现至少涉及9个就业方向,职位类型达36个。

一场竞技比赛的胜利, 不仅让人看到中国的电竞产业以欣欣向荣的态势蓬勃发展,也让人看到电竞产业发展不可忽视的一面:专业人才不足与从业者权益缺乏保障的困境。

综合来看,电竞领域中高端人才薪资待遇相对较好,而冷门选手或门槛较低的从业者薪酬相对较低,权益保障方面也不够完善。而当薪酬无法保障生活之后,低薪从业者或面临再次择业或转型的选择。这似乎是互联网时代部分新业态从业者的共同处境,“混不下去”就换个赛道重新起步。

随着互联网社会的发展,与年轻人精神和生活更加契合的电竞行业,正在得到越来越高的社会认可。电竞产业强大的辐射与影响能力使其快速迭代。飞速发展的滚滚车轮需要更多的人才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与所有新业态一样,电竞行业同样面临着相似的命题:如何解决人才后劲不足与下游从业者的权益保障悬空的问题。

一场耀眼的狂欢落幕,人们沸腾的情绪渐趋平静。期待在未来,随着更多的政策与保障高度跟进、人才培养新路径的开拓,留给电竞行业的这一命题可以得到更加深入与创新的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