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首页 > 专业百科 > 专业与就业

行业低谷波及影视专业毕业生求职,学影视,找份好工作不容易

2018年11月27日 10:09来源:北京日报

年底将近,第一波校园招聘基本进入尾声。和往年的欣欣向荣景象截然不同,原先不愁就业的影视相关专业毕业生发现,这是一个难熬的冬天。大平台校招缩招,中小公司咬紧牙关渡难关,开放给应届毕业生的职位并不算多。

记者采访了中央戏剧学院、中国传媒大学等院校的应届毕业生,管中窥豹,试图通过他们的个人经历来反映如今影视行业的就业现状。

硕士生就业还不如本科生

今年读研三的穆一鸣,本硕都在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创作方向就读。本科时她就已经在写电视剧剧本,因为出活靠谱、擅于合作,她笑称自己的“回购率很高”,研一时还不断有之前合作的团队来谈新的项目。

从本科到硕士,她大大小小先后参与过的电视剧、电视栏目、动画和舞台剧创作不下十个,“我觉得自己在就业市场上应该是很有竞争力的。”但等到忙完开题报告,开始正式投入毕业生求职大军时,穆一鸣才发现今年的情况不容乐观。在影视寒冬下受影响的编剧市场,更多倾向于招聘具有成熟工作经验的创作者。据她透露,过去中戏的同学其实并不愁就业,除了大的电视台招聘,师哥师姐们介绍的影视公司、编剧工作室也有大量工作机会,但今年电视台和视频网站都普遍缩招,中小影视公司更是控制成本,即便有稀少的招聘机会,给出的薪酬也普遍不高。

“影视行业前两年爆炸式繁荣,到处都缺编剧。这两年市场走下坡路,编剧似乎成了一个没有专业门槛的工种,不需要你是专业科班出身。”穆一鸣直言,“中戏”“研究生”这两块招牌并没有给她带来更多机会,反而成了某种阻力。她此前认为相对容易的视频网站编审工作,在校招时也更青睐已有平台实习经验的本科生,“平台并不认可校园里的项目经验,而更看重是不是已经实际参与过市场上相关的项目。同一个岗位,如果本科生就可以胜任,对方也不会费力去招薪酬成本更高的研究生。”

“大家平时接的剧本项目,三天两头出现项目终止拍摄了,被平台退订了,不能如期开播了等状况。”穆一鸣透露,作为应届生大家都想要找一个稳定的工作,可以慢慢打磨创作能力。由于市场环境变化大,同学们已不敢轻易将中小影视公司作为就业首选。

选择变少,转向视频网站

中国传媒大学电视策划专业研三的毕业生肖梦玲,最近刚刚拿到阿里大文娱优酷的录用通知,是目前全班明确找到工作的“唯二”之一。秋招基本结束,大多数同学依然还在茫茫人海中徘徊,并未敲定去向。

肖梦玲说,她之前的求职序列里不乏央视、地方卫视等传统选择,但这两年电视台受到市场的冲击也很大,普遍缩招,她曾经尝试过去考浙江卫视也没有如愿。“之前地方卫视我更多考虑苏浙湘这几大台,因为他们是卫视里有自己综艺团队的,但浙江卫视考试失利,而且听师哥师姐们说卫视的变数也比较大,反而是视频网站这两年势头良好。”伴随市场政策变动,今年综艺节目领域不少私营制作公司融资困难,招商也不利,原先在操作的项目纷纷中断,只有财大气粗的视频网站还在烧钱做综艺。肖梦玲直言,传统电视台已经无法满足她想做顶级综艺节目的愿望。

不过,能够如愿拿到视频网站的录用通知,这种幸运目前也只降临在肖梦玲这种“学霸”身上。自上研究生以来,她几乎没有停止过在学校外实习,央视《朗读者》第一季、2017年央视五四晚会、《欢乐喜剧人》第四季等赫赫有名的电视综艺节目,她都以导演助理身份参与过。从用人平台的角度,相对于大多数应届生只有校园活动经历,这种有过大型项目跟组经验的候选人有着明显竞争力,因此当优酷开放综艺制作岗位时,肖梦玲以明显优势过关斩将拿到了唯一名额。

降低预期,毕业生先求生存

在编剧汪海林看来,影视行业寒冬是普遍存在的外部环境,应届毕业生想要解决问题,不能仅仅依靠外部环境好转,更多要从自身出发,“先生存下来,最好是用写作的方式。”

此前,一位北大应届毕业生在网站发文《对不起,北大毕业的我还是失业了》,吐槽自己想找一个普通编剧的工作却找不到,就被汪海林一顿批评。在汪海林眼里,这位北大毕业的天之骄子之所以找不到编剧的工作,问题并不出在行业的问题上,而是这位学生本身眼高手低。“我入行的时候也是这样,我写过人偶剧,写过动画片,写过电视专题片,只要是剧本都会去写,其实是能活下来的,只要你真的下了决心做编剧。当然,可能前些年会比较艰苦。”汪海林直言,对应届生来说,积攒工作经验极为重要,不应该去贪恋所谓稳定的待遇和编制,“那都会使你的出发越来越慢。”

穆一鸣也表示,除了找到一份可以拿月薪的固定工作,学校里很多有志于做编剧的同学也会考虑接散活或者专心创作,“就像兰小龙那样,沉下去花几年时间写自己真正想写的东西,等作品拿出来再接受市场的检验,未尝不是一条可走的路。”

对这些学习影视相关专业的毕业生来说,市场寒冬短时间内不会结束,面对产业周期性的调整,应届生们或许应该学会更灵活地适应环境变化。“蛰伏期也许更长,但那些创作过的作品和努力过的时光,都是长在自己身上的。”穆一鸣说。

记者 李夏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