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首页 > 政策导航 > 教育部

未来五年,高中阶段毛入学率从91.2%提高到92%,影响几何?

2021年04月13日来源:中国教育报

本报记者 林焕新

■“十四五”,教育会变成什么样

87.5%,88.3%,88.8%,89.5%……

“十三五”期间,国家实施了高中阶段教育全面普及攻坚计划,2020年,我国高中阶段毛入学率已达到91.2%,比2015年提高了4.2个百分点。“十四五”规划提出,高中阶段毛入学率提高到92%以上。

“拉长时间来看,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在2000年以前增长比较缓慢。由于高中阶段教育不属于义务教育,国家财政投入相对有限,使得高中阶段教育总体的入学机会不足,增幅较小。”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副研究员周秀平分析,在义务教育高位均衡和高等教育扩招的两头促进下,高中教育毛入学率在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增长了近40个百分点,“2010年以后,增速再次放缓至年均增长一到二个百分点”。

越高水平,越难实现增长,是教育改革发展的客观规律。周秀平认为,现在的高中阶段教育“已经从高位普及转入高质量发展的阶段”。

从91.2%到92%,增幅看似很小,实际面临的挑战更大。

“量化指标背后彰显的是现实中高中教育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周秀平认为,随着脱贫攻坚战略目标的实现,义务教育优质均衡更加有保障,但是高中阶段教育特别是在中西部和农村地区的有质量普及依然是短板。国家教育政策从入学机会、育人模式、学生资助多方面入手,进行系统设计、整体推进,为高中阶段教育的全面普及提供了坚强政策保障。相对而言,经济问题不再是影响青少年是否接受高中阶段教育的主要原因,而更在于家庭教育观念、学习目标、学习动力以及学习成绩的影响。

这一点,在上海财经大学副教授曹东勃那里也得到了印证。曹东勃曾在云南省红河州元阳县挂职副县长,深度参与教育扶贫工作,对乡村教育发展有直观的感受。

“县级的难度是最大的。”曹东勃说,一方面,存在为了完成指标而工作简单粗暴的问题,并未真正从学生需求角度因生而异地做工作。另一方面,县域信息不对等现象突出,只知普通高中而不了解职业教育,因此错过了接受高中阶段教育的机会。

但无论从人民群众对于更高质量教育的需求,还是国家对于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教育强国的目标来看,难,也要上。

专家们认为,在未来五年,巩固提升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水平将是乡村振兴战略、促进带动教育均衡发展的一项重点工作。

这0.8%如何提?

先要明确其所指。周秀平认为,要重点关注身处曾经的深度贫困县区的及身体有一定残障的农村适龄青少年。“要达到92%的目标,首先要精准确定政策对象,提出针对性的对策、针对性的财政保障路径。由县级政府统筹发力,以市县为单位进行高中教育治理创新。”

同时,周秀平看到,在高中阶段学校布局方面,若过于集聚在中心地区,教育成本的相对增加并不利于社会经济处境不利人口接受高中阶段教育。因此面对相对贫困治理的新形势新要求,仍需优化普通高中和中等职业学校的空间布局,深入探索不同区域、不同社会群体的高中教育成本分摊机制。

“更要大力提升高中阶段教育质量,提升出口吸引力、过程吸引力、社会声望吸引力。”周秀平说,“一定要提高职业教育课程中普通教育的教育教学水平。普通高中要为成绩相对一般的学生提供多样化课程。”这亦是对“十四五”规划提出的“鼓励高中阶段学校多样化发展”要求的落实。

针对就学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曹东勃表示,教育行政部门要积极用好“互联网+”。“各省至少要建立一个信息平台,统筹协调,并加强乡镇初中教师关于学生毕业后选择适合的高中阶段教育的培训,对每个学生负责。”

“达成92%的目标,最直接的效益就是有助于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彰显教育扶贫的长期性,实现与乡村振兴长效衔接。”曹东勃说,许多元阳县青少年就通过东西部协作帮扶项目,接受了中等职业教育,留在上海、昆明等地工作,彻底改变了家庭的贫困状况。

“这不只是数量上的提高,更是质量上的提高。受教育程度提高,意味着劳动力素质也将不可同日而语。这对于产业结构优化、产业发展水平提高、区域文明水平提升都将产生看得见、摸得着的影响。”曹东勃说。

周秀平也表示,高中阶段毛入学率提升,不仅能够为优化国民教育体系降低优质资源的竞争性和选择性,还将最终实现教育的外向服务功能,即为国家产业转型升级、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提供更多高水平技术技能型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