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首页 > 院校招生

3万考生争过上戏“艺考”独木桥 表演系招录比126:1

2018年02月27日 15:46来源:上观新闻

一年一度的“艺考”历来夺人眼球。2月26日,2018年上海戏剧学院本科招生专业考试拉开大幕。刚满18岁的首批“00后”成为本次艺考主力军。早上7时许,来自全国的艺考生怀揣“明星梦”,陆续涌进上戏华山路小区;表演专业于8时30分率先开考,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10时开考。校门外,从各地赶来陪考的家长们拖着行李箱,等待着校门内的消息。

据悉,今年上戏艺考人数再创新高,从去年的21782人次增加到30929人次,其中表演系报名人数为6317人,招录比为126:1。

素颜面试,化妆扣分

聚光灯下的“明星梦”太过诱人,而通过艺考,似乎就离演艺圈、娱乐圈只有“一步之遥”了。从2012年至今,上戏艺考生数量从原先的11448人次增加到3万多人次,几乎翻了三倍,而今年全校22个专业拟招生数仅为464名。“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名副其实的“艺考热”席卷全国各地。

每次艺考季,网络上都会热炒“最美考生”与“明星考生”,蹲点点评艺考生的“颜值”,早已成为网民的一大乐事。从荧屏上热播的影视娱乐节目,到被奉为偶像的“流量小花”,娱乐产业在反复重申“美即标准”。

但在艺术院校的考官眼里,“美”的标准却不仅仅止于形貌。近年来,各大艺术院校在招生过程中更重视返璞归真的“自然美”。面试表演系考生时,上戏一如既往提出“素颜”“着装朴素”等硬性要求。现场的大多数考生穿着羽绒服,扎着简单的马尾辫,素颜备考。而此前的中戏艺考现场,还曾有考官当场替考生“卸妆”,要求素颜入场。

“评委的标准是身台形表的朴素展现,是考生的自然美,化妆肯定会扣分。”上戏党委书记楼巍直言不讳,“表演系招生不能‘唯形象’论,形象是外表、内涵的综合展现,我们寻找的是具有表演潜力的人,而不是以外貌为唯一标准。”上戏招生办公室主任刘志新说,尽管由于镜头因素,小脸、“明星脸”更上镜,适宜大屏幕呈现;但“艺考”更看重考生表演时的张力以及培养的可能性,“如果有这种可能性,长得也漂亮,那就两全其美了。”

在演员的容貌上,“整容”问题也一度争议不休。之前,导演冯小刚在拍摄电影《芳华》时,曾在朋友圈发布主演招募信息,其中有一条标准是“整过容的免谈”。去年5月,《芳华》剧组还在北京举行“素颜鉴面会”,6个女演员全部未化妆。在目前的“艺考”招生中,上戏没有对整容与否做出规定,院长黄昌勇说,“整容属于考生隐私,规则上不做这个强调。但我们一般不主张十七八岁的年轻学生整容,如果考官非常明显地发现考生整容,可能就不会打高分了。”他认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未来如果演艺事业的发展,对演员容貌有所要求,适当做一些调整,“是可以理解、接受的,但凡事不能过度。”

艺考生阿余认为,“素颜”“着装朴素”等规定无可厚非,“不仅是考官,我们考生也想展现最本质的美。”她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的容貌有信心,“不管容貌如何,大家身上都一定有适合这个行业的闪光点。”艺考生李乐认为,演员只有了解最真实的自己,才能演好他人,“素颜也是了解自己的一个点。”更多网友希望通过素颜招考,看到更多令人惊艳的明日之星。“每年的艺考都是一场视觉盛宴。”网友“小游”说,“现在对网红脸、整容脸都疲惫了,更希望看到更多自然的、各有风格的考生。”

在这股“艺考热”中,很少有考生将赌注下在一个学校。来自湖北襄阳的朱豪放第二年参加上戏“艺考”,去年他曾因文化课分数不够而落榜,“今年是‘复读’后再战,有一点点紧张。”为备战“艺考”,他在当地的艺考培训班学习了近两年时间,学费共计三四万元。“与其他学校不同,上戏的考官很有亲和力。我很希望考上上海的学校。”此次“艺考季”,朱豪放报名了十余所艺术院校,结束上戏的面试后,紧接着将启程去山东、北京参加“艺考”,“从年前到年后,艺考要持续三四个月。”来自河南郑州的考生王恬与王蒙同样报考了多所艺术院校。

考生未入学,先签约

每次“艺考季”,也是各经纪公司与“星探”出动的时期。每家经纪公司都试图在演绎新人未成熟时,尽早“囤”下新人资源,以图在未来的影视界与娱乐圈分一杯羹。而网剧、网综的热火朝天,又为新人的露脸提供了比以往更充裕的机会。

“现在,经纪公司签约越来越有低龄化的趋势。他们认为,一旦学生进了上戏、北电、中戏,签约成本就高了。”黄昌勇观察到,近年来,经纪公司签约呈现出“前移”趋势,不仅瞄准了刚进校园的一二年级学生,而且还在各个艺考培训班寻找“好苗子”。

于是,各大经纪公司纷纷利用招考季网罗娱乐圈新面孔。对于学生过早签约的现状,大部分戏剧表演类专业教师并不认可:“表演基础还没打好,就急匆匆签约,把时间浪费在不那么重要的网络剧、综艺表演上,终归得不偿失。”

“影视演员,特别是舞台剧演员,他的基本功训练是非常必要的,大学是学习最好的时候,但现在社会需求太大、诱惑太多,学校也不能简单杜绝或制止学生签约。”黄昌勇说,他更大的忧虑在于,年轻学生签约时太过随意,甚至家长也不一定了解签约条款中的“霸王条款”或“陷阱”,“最终是学生的利益受到了损害。”一旦签约,学生就必须履行经纪公司所安排的商演、影视剧或广告拍摄活动。某些不规范的经纪公司唯利是图,只将新人当作“摇钱树”,所安排的演出质量不高、影响力有限,在占用课时的同时,对于新人的演技磨砺与知名度提升并无助益。由于表演系课程以小课为主,每堂课的学生数量并不多,有专业教师担忧长此以往,会影响学校授课,“可能带坏风气,没人来学校上课了,都忙着去校外接戏、赚钱。”加上有些经纪公司签约年限长,学生解约、维权成本也比较高。“当然也不排除有一些很好的经纪公司或经纪人,他们能真正为学生成长提供更好的条件。所以,学生签约这件事也有两面性。”黄昌勇说。诚然,对于表演系学生而言,影视剧的演出机会难能可贵,课程教育也无法取代实践中的经验积累。但另一方面,在未足够沉淀之前,贸然投入质量不高的影视表演,最终损害的是学生自己的表演天分。

如何平衡新生的在校学习与校外演出?黄昌勇介绍,在这方面,上戏对一二年级把关比较严格,“对低年级新生来说,表演基础的学习很重要。他们外出演出时,我们就要把关,比如是不是重要电影或电视剧的主要角色。三四年级因为经验相对丰富,加上本身面临找工作的压力,这方面稍微宽松。”为了适应演艺行业学生培养的特殊性,上戏近年出台新政策,表演系学生学制最长可以达到十年,如果遇到重要演出,可以申请休学,“有位一年级学生,下学期就要休学去拍一整年的大戏。”

来自河南的孙闫雯是“艺考”队伍中的一员,她曾参与过数个广告拍摄,也曾接到过某古装剧组的邀约;在她看来,未来自己会努力平衡文化课学习与校外演出,“两边都不应该落下。”朱豪放还没有和经纪公司签约,他说,因为有“落榜”的经历,所以更看重文化课学习,“先抓好大学里的文化课,不会急着希望成名或赚钱。”

黄昌勇坦言,目前上戏在相关的数据统计上还存在盲区,往往到了学生需要请假去校外拍戏时,校方才知道他已被经纪公司签约。“这样也不利用管理。”他表示,上戏正在考虑制定政策,出于保护学生的目的,介入经纪签约,“主要是让校方具有知情权,同时保护学生免‘踩坑’。可能在今年入学的这届学生中,我们会提出一些经纪方面的要求,希望更有利于学生的培养。”

木偶系爆冷,超千人报考

今年,在各招考专业中,只招18人的表演(木偶)专业成为上戏“艺考”爆出的一大冷门,史无前例地迎来1380多人报考。2004年,上戏招收了首届木偶表演本科班,至今仍是唯一的木偶戏表演本科班。“前几年,我们的木偶系规模比较小,也比较低调;但随着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与传统文化的重视,对木偶表演感兴趣的考生也逐渐多了起来。”黄昌勇认为,千人报考木偶系,与整体的文化氛围不无关系。另一方面,木偶剧也逐渐受到市场的认可及欢迎。例如,随着艺术进商圈的推进,生动有趣的木偶剧表演,由于广受亲子家庭欢迎,早已成为各大商场竞相“点单”的演出品类。这也为考生报考木偶系,解决了部分“后顾之忧”。

不过,黄昌勇也笑言,报考木偶系的考生中,不乏“曲线救国”的想法,“表演戏难进,不如先进上戏。”上戏有一句流传已久的俗语:“戏文系出导演,设计学院出舞美,木偶专业出明星,表演系出导演,导演系出编剧。”在黄昌勇看来,上戏各专业的融合度比较高,这为学生“跨界”学习乃至就业铺平了道路。“在上戏的教学中,有一个联合课程,表演系、舞美系、戏文系等各专业的学生都可以一起进来,联合作业。在这里,你可以学到很多专业之外的知识。”

除了为专业木偶剧团输送人才外,不少上戏木偶系毕业生踏上了演艺之路。去年底,上戏12级木偶表演系学生彭昱畅登上热播综艺《演员的诞生》,其演技可圈可点,赢得不少好评。上戏木偶剧专业教师秦峰在微博上感慨:“在上戏大学四年里,你成功塑造了很多木偶角色,因为专业学习的关系我们并没有系统教授话剧舞台表演。……但你演得太棒了,真的很感动。舞台剧和影视剧有太多差别,需要扎实的功底,这完全是靠你自己去学习和完善的。”在回答网友提问时,彭昱畅曾提及木偶表演的魅力:“木偶本身是没有生命的,但是通过我们的表演,可以让它的生命力展现出来。”而表演与表演之间是共通的。

木偶剧的主角是木偶,操作木偶、令木偶开口说话的演员居于幕后。提起选择上戏木偶系的原因,去年毕业的“大唐”用机缘巧合来形容:“艺考时发现有这个专业,非常好奇,没想到就这样考上了。”“大唐”说,木偶戏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许多年逾七旬的老艺术家担任专业课的授课老师,“学习了四年,这个专业特别吸引我,希望能通过我们年轻一代,为木偶剧注入活力,让更多人了解、欣赏这门艺术。”在课程培养上,除了专业木偶课之外,其他课程和表演系一样,需要学习声台形表。“毕业后,许多同学去了泉州木偶剧团、上海木偶剧团或平阳木偶剧团,也有不少从事演员行业。”

每一次的“艺考”都没有标准答案。上戏探索出“一台两库三系统”机制,并在艺考关键环节,逐步推行表演工作坊考试模式,令学生在类似于上课的环境中,自然表露其内在的艺术修为和艺术天赋,在最自然的状态下即兴“发挥”。“选拔好的生源,占得先机。”黄昌勇说,这就是“艺考”的目的。(作者:王清彬 孟雨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