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首页 > 艺术类专业招生 > 招考动态

中央美术学院小范围开放艺考阅卷现场

2018年03月15日 09:44来源:北京日报

中央美术学院小范围开放艺考阅卷现场

——考题“虐”,更易挑到好苗子

昨天,中央美院连续第三年小范围开放本科艺考阅卷现场。在各学院负责人看来,在历经四年的考题改革后,不少考生已经开始习惯被“虐”的新常态,不仅考题完成度开始提升,而且考分的梯度开始越拉越大,真正优秀的考生得以脱颖而出,校方开始尝到挑出好苗子的甜头。

如果说前几年央美考题改革尚停留在部分专业狂飙突进的话,今年无疑是整体突破的一年。就连曾经被视为四平八稳的中国画学院今年也憋出一个大招儿——一改往年抄录古人诗词的做法,要求考生自作咏春七绝一首。试题一出,瞬间引得吐槽连连:“让文化课成绩本就不佳的艺考生七步成诗,这画面不忍直视。”

当天参与阅卷的中央美院中国画学院院长陈平透露,有监考老师向他反映,不少学生拿到试卷直接傻眼,那些平时没有任何积累的考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些考生连格律、平仄都没掌握。”不过,他认为并不能把板子都打在考生身上,“整个社会包括学校教育对这一块儿并不是很重视。”他举例说,如今不少书法展览都是抄写前人字句,字儿写得再好,也难免被人定位就是抄书匠,“书写内容才是‘文心’,所谓言之有物,就是要写心中所想。”尽管答题不算太理想,陈平对专业的前景却相当看好。原本只招收10人的书法专业,今年居然吸引来700多人报名,招录比的热度高居央美全部专业排行榜次席。

与书法专业同属央美艺考改革“新兵”的造型艺术专业,今年的考题要求考生根据个人经历,在一幅画面内表现三人或三人以上人物动态组合关系。当天参与阅卷的教师喜忧参半,喜的是, 有考生很传神地刻画出当代家庭的一个侧面——父母与友人忙着搓麻将,几个孩童挤在屋内某个角落练钢琴;忧的是,依然有艺考培训班的斧凿痕迹,比如好几名考生的卷面里,都能看出几乎一模一样的卖萌神态,“这种卷面画得再工整,也显露不出创作者想要表达的思想。”一位不愿具名的教师说,“画面处理得近乎完美固然好,但我们更看重学生对题目的把握及其视野的开阔度。”

央美设计专业无疑是近几年艺考“出风头”最大的那个。从“棒棒糖”“转基因鱼”到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鲍勃·迪伦设计奖牌,及至今年要求考生对“幸福指数”作形象化呈现,设计专业的考题总是把考生“虐”得很惨。对于此前不少人认为前两年的试题多少还有具象可感的对象,如今换成“幸福指数”实在抽象得无从下笔,央美设计学院院长宋协伟并不认同,“其实持这种观点的人还是停留在以往那种应试模式——我给你一样东西,你告诉我它是什么。如今我们考查的侧重点已经变了,那就是你根据掌握的素材,设计一个可能并不为人知的东西,然后告诉阅卷人该如何解读它。”在他看来,这种开放式的考查其实是尊重考生的表现,给予他们充分自主性。至于有人认为试题太过紧贴时政,他反驳说:“如果一个高中生对自己生活的周遭世界缺乏基本的敏感和社会责任,他对这个世界是缺少一种新奇感和求知欲的,显然与设计专业的要求不符合。”

其实,试题难度的提升并不必然导致考分降低,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院长余丁透露,今年得分在80分以上的,比例占三成;得分90分以上的,也有十几人,“档次拉得更开,更有利于挑出符合专业培养的人才。”(记者 陈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