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首页 > 高职专科 > 要闻

技能型人才的路好不好走? 看看过来人的选择吧

2014年06月19日来源:秦皇岛晚报

多年以来,普通高校是很多家长和学生的首选,而职业教育只是学习不太好的学生的无奈之举,不过,这种状况将有所改变。

前不久,教育部副部长鲁昕透露,我国即将出台方案,实现技能型和学术型两类人才两种模式高考。而来自教育部的消息说,国家1200所普通高等院校中,未来将有600多所转向职业教育,转型的大学本科院校占高校总数的50%。

当职业教育以前所未有的机遇迎来自己的春天后,冲击的不仅仅是“重脑力劳动”的传统观念,还有现实的就业考虑。12年寒窗苦读之后,你会选择上高职院校,毕业后成为一名技术工人吗?

记者采访了多位专业人士和部分高职毕业生,他们的建议是,如果动手能力强,应该及早走专业技术的路子。

案例:张子欣的选择

张子欣,秦皇岛职业技术学院2006年毕业生,就职于天威保变秦皇岛股份有限公司。

说起当年自己报考的经历,张子欣回忆说:“由于当时我成绩不是很好,考本科可能不太现实。另一方面,我动手能力比较强,从小喜欢研究电器,家里的电器坏了都是我自己琢磨修好的,学习职业技能很适合。”后来他综合分析了就业形势,决定报考秦皇岛职业技术学院,选的办公自动化设备运行与维护专业。

张子欣于2003年入学,当时每年学费是4500元左右,每个月家里给500元生活费。毕业那年,天威保变来学校招实习生,通过几个月的实习,他感觉这份工作很适合自己。实习期过后,经过面试留在了公司,现在从事变压器线圈制造工作,主要是手工操作,每个月工资4000元左右,工作期间还获得过全国变压器行业技术能手、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技能优胜者、天威集团质量标兵等奖项。

如今张子欣已经结婚成家,对于现在的生活很满足。他不觉得做技术工人就抬不起头,“我现在只想踏踏实实地工作,等以后有机会想考考专升本,把学历提高提高。”张子欣说。

分析:什么人属于技能型

秦皇岛职业技术学院的老师张志宇说,学生应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进行主动选择。如果知识接受能力较强,抽象思维有优势,又不希望早点工作,可以选择继续接受普通教育;如果学生知识接受能力较弱,而动手能力、形象思维较强,并且职业意向较为明确,则可以考虑选择职业教育。

他还提醒,接受职业教育是一个早晚的问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意见是:15岁之前接受普通教育,以架构知识体系为主,15岁之后,学生可做出选择,一部分继续接受普通教育,而另一部分则开始接受职业教育。

“教育的一个主要目的是就业,学生在面临职业教育和普通高等教育分流时,要综合考虑个人兴趣和职业规划。” 秦皇岛中等专业学校招生就业科科长沈广盈说,“对于一些书本知识学习能力弱而动手能力强的学生来说,选择职业教育不失为明智之举。”

延伸:被误读的职业教育

“都以为职业教育招的是成绩不好的学生,很容易上,不是这样的。” 张志宇说,“这几年我们招的都有分数高的学生。比如有一个当年高考500多分的,上三本很轻松,但最后还是报了我们学校,主要还是学费问题,三本院校一年学费就要1万多,我们当时一年才5000元左右。”

就业情况也是张志宇看重的。这两年,学校毕业生的就业率一直保持在95%以上,数控、工程造价等专业都是好就业的热门专业,报考竞争激烈。

“有很多人想报考我们学校,我都建议他去别的院校了。”张志宇说,秦皇岛职业技术学院招生方式有三种,一种是面向参加高考的高中生;另一种是学校单独出题招生,面向高中生和中专生;还有极少量的对口招生。今年4月份的单独招生名额为900多人,报名的有1900人。

“相比普通高等教育,职业教育在家长和学生的观念中认可度较低,除了如‘重脑力、轻体力劳动’等传统观念的原因外,相比普通教育,职业教育深造前景较低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普通教育可以本科、研究生一直读下去,而职业教育则更像是一条‘断头路’,升学通道有限,难以攻读更高学位。” 沈广盈说。

沈广盈认为,600所本科院校转型职业教育,将这条“断头路”续了下去,学生可以一直学到专科、本科。对职业教育来说,这是非常好的事。

现状:他们这样“变身”

2008年,22岁的小黄从秦皇岛高级技工学校机电设备安装与维修专业毕业后,进入我市一家大型国有机械企业,成为一名普通的车间操作工。

小黄在校期间成绩不错,动手能力也强。虽然他的优秀表现延续到了工作中,但在国企的三年间,他的工作岗位并无任何变化。

一年前,小黄跳槽到本市另一家机械制造企业,一开始做一名机段长,因为有工作经验,能力突出,很快负责整个车间约50个人的调度工作。“算是基层管理岗位,体力活少了很多,收入也提高了些,一个月4000多块钱。”

“私企嘛,对学历不是太看重,尤其这种一线的生产车间,实际能力才是最重要的。”小黄说,“整个车间的工人学历都不高,普通大专已经是最高学历了,大部分操作工人只是读了中专或高中。”

“中专学历的基层员工,能晋升到公司管理层的凤毛麟角,除非领导特别赏识,我还算不错的。”小黄表示,“领导有时也说我学历太低,认为这样会影响职位晋升,我也考虑过报名参加自考,得到一张大专文凭,但是一直抽不出时间。”

2004年,小张进入秦皇岛高级技工学校机械自动化专业,3+2大专班,曾经是校学生会主席,毕业后进入本市一家上市公司。一开始从事人力资源方面工作,作为团队的普通一员,为构建公司文化兢兢业业。三年后,公司成立团委,小张则成为团委第一任书记。

作为部门的负责人,小张在团队里面学历最低,手下的人最差也是本科,研究生也有。

为什么学历最低反而“上位”?小张归结了原因,“首先,我在学校时是学生会主席,有团委工作方面的经历;其次,现在的团队里,我算是来公司较早的人,工作经验比起其他人要丰富;再者,我是本地人,在一些资源的组织上有优势。”

虽然公司更看重个人能力,但小张还是希望将学历提升一下,“学历高对事业发展毕竟有帮助,如果能抽出时间,还是想报名自学考试。”

本报记者 鲁建滔 张励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