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首页 > 省市动态 > 广东

广东:增城食物中毒考生特批准单间隔离应试 

2005年06月07日 13:44来源:南方都市报

 
广州今年高考启用首个应急预案,增城教育局将为20余名学生设立单独试室

引子

    自4日早上到5日晚上,增城某中学有20余名高三学生在本校食堂用餐后食物中毒(本报曾作报道)。昨天中午,留院观察的学生陆陆续续拿着药片、注射液离开医院,回到学校,准备高考。部分学生病情仍有反复,仍感到头晕乏力,肚子不舒服,偶有发烧。昨晚将近9时,增城教育局终于回应,将给患病学生单独设立隔离试室,正式启用广州今年高考首个应急预案。

     昨天下午6时,学生小姚疲惫地躺在华侨酒店的床上,其婶婶在床边照料着,床边的桌子放满了从医院带回来的药片和注射液。这时,距离他在武警医院拔掉注射针头已有6个小时了。

家人电问学校获复“没事”

    小姚的伯父向记者叙述了事情的经过。“我是5日早上看报纸得知增城某校发生了一起学生集体食物中毒的事,心里怀疑是侄子所在的学校,于是打电话去求证。经过几番曲折,终于找到了一名据称是校方负责人的蒋姓女士。当时,她十分肯定地说该校绝对没有发生这类事情,还叫我放心。”

    姚先生说,虽然校方肯定没那么一回事,但他还是不放心,于是再次打电话给侄子的班主任,拨了好几次都没人接听。最后,他不得不打侄子电话,(他跟记者解释说因为平时没什么事情他都不会打侄子电话的,怕影响他学习),结果侄子在电话里头说“我已经躺在武警医院了”,姚先生当即觉得一阵晕厥。

学生正在治疗被要求出院

    姚先生昨天上午10时赶到武警医院,从别的家长口中知道,学校要求学生中午12时统统出院,理由是第二天就要高考了,学生应该回去好好准备一下,去考场“踩点”。

    昨天上午12时10分,记者赶到武警医院时,住在医院旧住院部的大多数学生已经走了,护士还告诉记者“他们刚走,不是很久。”

    12时15分左右,学生小罗收拾完东西,抱着一只布熊娃娃,站在病房门口。她是这次生病学生中的一个。她刚刚拔下吊针,十几分钟前,她的吊瓶刚刚吊完三分之二,就被护士给拔下来了。理由是学校要求学生们12时出院,回学校收拾东西去考场踩点。罗先生很担心,他说女儿的病情不是很稳定,一会高烧一会低烧,现在体温还算正常,但是谁也不敢保证待会会不会再度发作。 

    小罗的两个同学站在她旁边,用右手捂着左手手腕。她们这几天都是连续打了多瓶吊针,刚刚才拔下针头。据记者了解,这些学生大部分都没有打完吊针,就被护士拔下针头。

学生手机一度被没收

    为什么一些家长那么晚才获知孩子出事了呢?一名杨姓女生告诉记者他们的手机曾经被学校没收过,说是不要太接触外界,不要听太多外界的闲言闲语。“4日那天上午,我接到女儿的一个电话,她在电话里头跟我说‘妈妈,我发烧了,但你不要太担心’,话没说两句,电话就挂了。”一名母亲跟记者说,之后她再回拨女儿电话时,已经关机了。

    “我们的手机也曾经被没收过,当时老师看到我们给家长打电话后,就叫我们别打了,目前事情也不是很严重,免得让家长担心。后来就叫我们把手机都拿出来,一声不吭地拿走了。”旁边的一名女生证实了此事。

教育局答复设立单独试室

    记者昨天下午5时致电增城教育局局长咨询患病学生考试的事宜,局长表示,上午已接到广州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的电话,会好好安排学生顺利高考的,会调派医护人员以防学生考试过程突发意外,但单独设立考场先不考虑,他会视事情发展的情况作考虑。

    截至昨晚记者发稿将近9时,接到家长代表姚先生来电,他告知记者,增城教育局来人到酒店探望患病学生,并最终答应考试当天启用高考应急预案,为这些患病学生设立单独隔离试室。

■ 记者调查

事发学校学生称食堂卫生状况欠佳  “曾在食堂饭菜吃出蟑螂腿”

    昨天中午1时左右,记者来到事发的食堂探个究竟。位于该校学生宿舍楼下的食堂已经过了开放时间,门窗紧闭,门前一排洗手的水龙头前放着一只倒剩菜的蓝色塑料桶。记者透过窗户,发现该食堂墙壁和地面都有不少油迹。

    不少学生对记者表示,学校食堂的卫生状况有待改善。有学生说,很多人都在青菜里吃出虫子来,而她自己更是“亲自”吃出一只蟑螂腿。但是现在这些学生还是在该食堂就餐。食堂专门设了高三学生餐厅,他们并不了解该餐厅伙食状况。

    事发以后,该中学的高三学生除早餐外,都改在学校的招待所用餐。一名高三学生表示,这几天的早餐他都没有去吃过。

    昨天下午4时,记者和学生小姚来到考场华侨中学。小姚找班主任要准考证。班主任马上从手上的塑料袋里取出一叠纸条,记者看到上面文字大意是该校学生某某已经由家长领回,考试期间发生的一切事情由考生家长负责。班主任拿出笔让小姚在上面签字。小姚一听,马上推说这种东西要自己家长签字才有效,要求班主任找自己伯父签字。小姚的伯父接过纸条,找了其他学生家长一起过来商量,小姚的班主任此时却乱了阵脚,把手里的纸条一撕,改口说:“出了事,我们负责,我们负责。”

    找到了试室,小姚却发现,在同一个试室里面,居然有其他3个同校学生是和他一起住进武警医院的。他摇了摇头说:“我没有想过要多辉煌地结束高中生涯,但也从来没有想过会这样结尾的。”

    5时左右,该中学的考生住进了考场附近的华侨酒店。记者看到一个学生家长还在用手摸着孩子的额头,担心地说:“怎么还这么烫啊!”小姚低声告诉记者,这名学生是班里成绩最好的学生,这次也生病了,而且一直高烧不退。